※部分題目來自那個微小說題目
※20字字數限制理所當然的無視(喂
※總之是個牌組日常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個性偏差)】

  米利安舉起厚實的手掌撓了撓後腦杓,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面前的雙子劍士。
   「原來進入『渦』之後也有可能產生人格調換的副作用嗎?」

  「這個嘛,等一下去問問羅索吧,說不定他會知道什麼。」臉上掛著爽朗笑容的伯恩哈德一派輕鬆地答道,隨後又補上一句:「不過這樣感覺挺有趣的呢。」

  「……伯恩哈德,你認真的嗎?」從頭到尾帶著嚴肅表情的弗雷特里西皺起了眉,狀似頭痛地扶額嘆息。


Crossover(混合同人)】

  「嘿!新八機!好久不見,有沒有變強啊?」

  「弗雷特里西前輩,請別這樣叫我好嗎?我會很困擾的。話說回來恭喜前輩五等了,新的專武叫做EA嗎?威力似乎不小呢,還請小心使用。」


Angst(焦慮)】

  布列依斯有些擔憂地看著自己的戰友。

  古魯瓦爾多煩躁地持劍朝怪物胡亂劈砍,完全不見平時優雅俐落的架勢,也不在乎每下攻擊是否命中要害,只是單純洩憤般地持續揮舞手中的劍。

  其實黑王子焦躁的原因早已全寫在臉上。眼眶底下深深的陰影在蒼白皮膚的襯托下清晰可見,本該梳理整齊的灰白髮絲也毫無精神地亂翹著。

  明顯的睡眠不足。

  布列依斯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古魯瓦爾多,你……需要幫忙嗎?」

  「啊?」黑王子抹去沾在臉上的茸兔血,神情恍惚地應聲回頭。

  「呃……失眠問題。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用降魔之光馬上讓你暈過去,不會痛的。相信我。」

  然後立刻收到一個『你是白痴嗎我非常介意』的眼神。

  「你真要幫我的話就去打暈我房間隔壁那個眼鏡跟那隻狗,最好再綁起來。他們晚上太吵了。要是明天以前沒有改善我就親自去把他們做成標本,連你一起。」

  布列依斯嘆了口氣。他想為了宅邸內的和平,還是由自己動手安全得多。


Horror(驚慄)】

  「因為布勞被我……咳嗯,所以今天晚餐負責下廚的人就用抽籤決定吧!」少女外型的人偶神色淡然地向戰士們宣佈,接著朝一邊身著高頂禮帽與褐色燕尾服的青年伸出手。

  「梅倫,牌。」

  「是的,大小姐。」卡片魔術師擦了擦額上的冷汗必恭必敬地將牌組雙手奉上,同時緊張地咽了口唾沫。

  最好的結果就是大家有一頓正常的晚餐吃,乾糧之類的速食品雖然差強人意但是也能接受;不過要是那是最壞的抽籤結果,他被連帶處決的機率有幾趴呢……呃。

  不敢繼續想下去,他將視線轉回聖女之子身上。人偶興致高昂地閉著眼在牌堆中一陣摸索,嘴裡還念念有詞。

  「即使有無限的選擇,但你能選擇的未來永遠只有一個……那麼今天的主廚就決定是你啦──」人偶啪地抽出一張牌高高舉起。

  「羅索!」

  瞬間哀號聲四起。

  「我寧可吃雪莉的愛心便當也不要吃神經病紅蘑菇煮的東西啊!」

  「會變成『渦』內的生物的!」

  「你說誰是神經病紅蘑菇啊雜碎?!」

  「混帳蜜瓜你不是最會老千了嗎為什麼不做點手腳啊──」

  「要是你是故意的就剁了你當飯後水果喔!」

  「我……胃痛,今晚就不吃了。」

  「大小姐別這樣會出人命的啊!」

  聖女之子聽著自家戰士們七嘴八舌的抱怨與哀嚎,無辜地偏過頭。

  「嗯?有什麼關係?你們不都是死人嗎?」


Parody(仿效)

  那是艾伯李斯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那人惹眼的金髮在夕陽下映著不祥的血紅,熠熠生輝的藍色單眼浸染著瘋狂的光芒。他拔出劍指著艾伯李斯特露出了尖利的犬齒,以聽來幾乎像是咆哮的聲音低笑著。

  拙劣的仿效。

  在他面前的並不是昔日的盟友,而只是頭毫無理性的野獸罷了。艾伯李斯特哼笑了聲抽出銀劍,朝有著軍犬外貌的偽物凜聲喝道:

  「想要打敗我嗎?艾依查庫。」


(沒有反應只是個EXP地圖^q^)

 
Trustworthy(可靠)

  「利恩,全交給你了喔。」人偶拍拍長髮青年的肩膀示意他上場。

  「為什麼又是我──!」暴風駕馭者之子欲哭無淚地看著面前充滿壓迫感的3隻夢魔再回頭看看臉上寫滿(惡意的)興奮期待的聖女之子,只得認命地抽出短刀──

  ──10回合後滿血全勝。

  「唷!幹得不錯嘛──」

  利恩抹去額上的汗珠用苦笑回應從頭到尾在後面翹腳納涼的兩名隊友,隨即被從後面興奮暴衝撲上來的人偶撞倒在地。

  「讚耶利恩!太棒了!我果然沒看錯你!」

  「我緊張到快心臟病發了好嗎大小姐下次請別這樣對我!」

  「沒關係嘛,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還有高額保險可以領──」人偶後面帶著娃娃魚的長髮貴族少年微笑著對他點點頭,意思大概是我會用你的保險金砸死對手的請放心。

  貴族的奢華攻擊方式果然還是區區流浪者如他無法理解的。

  「請住手啊啊啊──」

  完全無視青年的慘叫,少女外型的人偶蹦蹦跳跳地走遠了。

  「呀呼來去找布勞囉!新洋裝新洋裝──」


Agitate(刺激)

  「來開作戰檢討囉,艾伯你第一個。為什麼站這麼近雷擊還打不到?我以為你近視沒這麼嚴重耶。」

  「報告,眼鏡被血糊到了看不清楚。」

  「接下來是艾妲。為什麼機槍掃射兩次都打不中敵人?妳也需要配眼鏡嗎?」

  「報告,沒有星星無法暖機。」

  少女外型的人偶無力地嘆了口氣:「你們向史普拉多學學好嗎?人家雖然很小一隻但是大半的怪物都是他殺掉的耶。」

  「那是因為我本來就很厲害,不要硬扯到我的身高!」旁邊一臉不悅的年幼獸人壓平耳朵忿忿地抗議。

  「我是在誇獎你耶,矮歸矮可是很厲害的小狼。」

  「全部就妳最沒資格說我矮!」史普拉多朝只有自己身高三分之二的人偶憤怒地張牙舞爪。

  「大小姐,別這樣鬧他了。」艾妲伸手拉住史普拉多的外套帽子阻止他朝人偶撲去。

  「你們看看,我一說他矮他就會把怪物一擊必殺,屢試不爽耶。可是我說你們近視的時候你們有爆骰嗎?有嗎?有嗎?」少女外貌的人偶擺出一臉『怪我囉?』的表情攤開雙手。

  艾伯李斯特無奈地推了推眼鏡:「大小姐,這種激將法只對小孩子有用。」



【End.】
2012.3.5
 


Comments




Leave a Reply